一部古城人不能錯過的有機電影

曾昭明

 

當幾個朋友在六月間知道邱涌耀製作的獨立電影鳥屋因為種種的因素已經無法在馬六甲的營利机構戲院上映時,便興起這樣的念頭:就由幾個非營利團体來辦鳥屋在馬六甲的首映吧。在古城馬六甲怎能不公映鳥屋 電影拍攝全程幾乎接近百份之百都是以馬六甲的老街與老屋裡作背景,每一個鏡頭,對古城馬六甲的觀眾來說,再也親切不過了。外地人都那么關心與熱愛古城馬六甲,在外人的眼裡,這裡的一磚一瓦都是寶,反觀古城人,彷彿不屑一顧。

 

由非營利团体來辦電影的首映禮,這的確是有一點吃力不討好的事。經過商討之後,大家於是憑著去年承辦百年光影,經典再現的中国經典電影展遺留下來的一點經驗,再次闖關。

 

感謝馬六甲興安会舘慷慨免費借出冷氣大禮堂充當電影院,培風校友会聯仝呷華堂青、以及興安会舘的几位年輕負責人終於一拍即合,鳥屋於是83日晚上8時于古城舉行首映禮,地點就在興安会舘冷氣大禮堂,只映一場。

 

年輕導演邱涌耀知道以後,决定在當晚也出席馬六甲的首眏禮。男主角之一李傑爾也是古城人,我們當然更要給他喝彩。在邱涌耀對電影藝術熱忱的感召之下,李傑爾毅然牲色相亮相在大銀幕上,作出跨行業的嘗試,勇氣可嘉,單憑這點,古城的觀眾是應該給他掌聲的。

 

劇本的故事,由環繞著我們大家都熟悉的課題 例如燕屋古董古董店古屋保存法令外国觀光客外資等等而展開。導演想籍鳥屋要探討的課題彷彿很多,包括印尼女佣年輕人創業方式等等,電影看完之後,不免要沉思一番。

 

羅木來演弟弟的角色,把古城年輕人那种憤世與壓抑的內心世界刻劃得入木三分。李傑爾與林永銘演得自然,第一次演出有這樣的水平已屬不易。整部電影的劇情,其実就是由三位男主角的內心世界而埋設的,進而道出了古城老街的現代故事。是典型的小城故事。

 

邱涌耀用最低的成本拍攝成了他的第一部劇情片,沒有好來塢式的花俏,也沒有大製作的手法、大成本的道具,幾乎是只用了一部攝影机,三、四位主要演員,天然的佈景,脚踏實地的創作完成。這樣的電影製作,我對它的製作過程,比電影成品本身還要有興趣地想知道更多。希望邱涌耀在出席馬六甲的首映禮之時,主辦當局能有一段額外的時間讓導演與觀眾公開分享鳥屋的製作經驗與心得。

 

 

在五花八门的商業世界裡,飲食業的產品早就開始了有機非有機之分,我們也可以給鳥屋這部電影稱之為土產的 有機電影;這樣就很容易明白未來的電影觀眾為什么應該多多支持 像鳥屋這樣的一部電影了。對本地熱愛電影藝術的觀眾而言,看慣了許多国外好來塢式的電影,再來看看一下一部本地土產的有機電影,同時又樂捐十零吉給培中,是這個星期五晚上值得做的一件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