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ARTICLE 

 文化旅遊代動文化產業﹖

採訪﹕馮久玲      受訪﹕曾昭明和史進福        2000718

文化產業﹐尤其是以文化作為吸引遊客﹐已經被公認為高附加價值的產業。時下我國政府已經開始往開發文化資源﹐代動文化旅遊﹐以充份發揮文化資源成為觀光事業的潛質。古城馬六甲最近把出名的古董街<雞場街>在晚上<>街﹐希望創造一個文化活動為中心的觀光地點。

這些努力值得民間和企業界給予大力的支持﹐同心協力促進觀光業產業的發展﹐更深沉的意義在于進一步的發展大馬得天獨厚的多元化﹐讓國人在世人面前﹐以大馬多姿多彩的多元化感到自豪。

今天﹐各國競相發揮文化的經濟價值﹐已經是一個全球趨勢。觀光業是21世紀的金礦產業﹐而文化觀光是各國爭相開發的領域。

在硬體設備上﹐馬來西亞的設備齊全﹐良好的基礎設施﹐這是一個開發文化旅遊的優越條件。

政府雄心勃勃﹐領導這一趣味毅然﹐潛質無限的文化產業﹐民間則參與構思﹐塑造一個整體方案。讓政府﹐民間和企業之間建立共識﹐共同落實這一宏願。

因為<雞場街>封街議題﹐我受到馬六甲華總青之邀請﹐前往馬六甲主持   一個對華會議。

會議結束後﹐我與兩位有志推動文藝復興的朋友---曾昭明和史進福進行交流。這兩位自稱充滿傻勁的有心人﹐以一句<擦亮古城>的口號﹐試圖代動文化事業。他們相信古城有獨特的魅力﹐古店有獨特的風采。

一年前兩人重修一間近百年的老店﹐使她脫胎換骨﹐變成現代﹐具人文氣質的旅人咖啡館。

曾昭明本身為海洋工程系畢業﹐現在從事高科技工業。成長在一個書香世家﹐他醉心與文化研究與提昇。

史進福則是一個傑出的企業家。同時﹐一直積極推動華教和文化建設的社會工作。

這一期﹐我和他們探討自由文化區的開發和文化創業的前景。

 

文化旅遊代動文化產業﹖    

 <>街談起

馮﹕聽到你們說<>街﹐我第一個反應就是應該修正有關詞彙的定位。<>街似乎帶有負面的意義。為什麼不說創造一個讓人民得以暢游及慶祝習俗的空間﹐想一個更有趣的名詞。世界上能吸引觀光遊客的民俗﹐都是當地特有節慶節日或民間傳統游戲活動。

史﹕當初宣佈封街時﹐我的疑問是為什麼要在晚上封街﹖熟悉馬六甲雞場街的朋友都知道這條街道很窄﹐白天交通繁忙﹐遊客很多。商店之間障礙重重﹐缺乏行人道﹐遊客停駐觀看遺跡時很危險。

曾﹕州政府希望雞場街可以成為一條文化走廊。每星期五﹐六﹐日晚上封街﹐希望經營文化活動的攤子參與﹐展現文化表演﹐利用文化吸引遊客。現在的效果與州政府的原意有些出入﹐擺賣小吃﹐販賣進口紀念品等等的小販都來了﹐變成有點像夜市( pasar malam ).

馮﹕我並不是在作何批評﹐不過夜市也是馬來西亞的民俗文化呀﹗其實這是全馬一個很有特色的民間晚上活動﹐也是我們生活的一部分﹐所以我們不應該太驚訝小販的出現﹐這種現象很自然﹐人潮吸引小販前來﹐小販亦可以帶動人潮。

或許我們應該先問清楚﹕我們要的是一條什麼樣的文化街﹖我們要及幾的是什麼層次的文化﹖州政府的官員說他們想拉黃包車﹐江湖賣藝的人士前來參與﹐可是已經找不到這些行業了。

這說明文化不是靜止﹐而是動態的﹐少人問津的陳舊習俗會消失。

要讓這條街散發文化氣質﹐展現文化風貌﹐我們必須用心去創造一個現代與傳統互為交融的文化結晶。可是是非常富有娛樂性質的﹐同吸引老﹐中﹐少不同年齡層的本國人和外國觀光客。而不只是一味的重新喚醒陳舊習俗﹐讓他們再重新表演。

曾﹕這條街道的文化資源很豐富﹐單單宗祠會館就好多家。每一宗祠﹐每一會館都是一本書﹐每一本書都有血有淚﹐烙印著先人奮鬥的歷史﹐有著說不完的故事。

假如可以加以整合組織﹐適當的行銷手法﹐每一個會館都是一個歷史走廊﹐讓前來的年輕人和外國遊客﹐都能體會一個豐富﹐意義深遠的歷史之旅。

馮﹕我同意。在馬來西亞沒有一個地方﹐可以象這裡一樣有這樣的一條街﹐這是我們非常稀有而且珍貴的歷史遺產。

曾﹕我認為這是馬來西亞最寶貴的一條街。問題是如何把這一珍貴的遺產﹐注入生命力﹐成為生機的資產﹖許多會館的領導人都蠻保守的。

馮﹕如何說服一些年長的領導人﹐讓年輕人充份利用這些遺產﹐創造文化事業﹐這是一個大家要努力的方向。

目前很多人都把焦點方放在辦活動上。我想活動是屬于支援的性質。街道上店舖的內涵才是可以持久吸引觀光客的基礎﹐是人潮焦點的主角﹐也就是整體表演中﹐是由這些店鋪領銜主演。這些店經營的生意內容﹐產品和觀光遺亦本身必須有趣味﹐要有觀光的價值﹐它們是遊客前來的目的。

史﹕允許其他人在街道上擺賣﹐會讓原有的店主心裡很不是味道﹐尤其是租戶。他們付較高的租金﹐而攤販只給予象征式的租金。

經濟富裕﹐文化貧乏

曾﹕懂得欣賞精緻文化的人不多。

馮﹕和世界其它社會一樣﹐這些層次的問題﹐在中國廣州﹐他們的文化層次﹐氣息與北方的北京就有明顯的距離﹐這是可以理解的。南方是貿易經商的經濟種地﹐北方是宮廷行政和文人的聚集點。

在歷史上﹐東南亞的華社本來就是移民社會﹐生活貧困。目前的第二﹐三代﹐經濟較穩定﹐但是在文化層次尚未能及時提昇﹐導致文化活動不成氣候。

觀察大眾對畫展﹐音樂會﹐表演藝術的反應﹐就是顯示出有待一步發展的空間。

許多家庭送孩子去學音樂﹐往往不是孩子對音樂有興趣﹐而是音樂的經濟價值 。大馬華社﹐各個文化領域相比較﹐相對的比較進步的應該是飲食文化了﹐這個社會太愛吃了。

(哈哈)

史﹕路還很遠﹐我們社會的文化層次提昇得很慢。

曾﹕像我們擺在點店內的書﹐畫﹐常常會被人取走﹐這直接反映我們這些地方一些人的文化水平。

建議自由文化區

曾﹕你提出的自由文化區(  Free Trade Zone ) 發展的模型去開發文化產業是值得大家去深思的。

在過去﹐我們沒有足夠的工業人才﹐工程師﹐開發自由貿易區﹐必須引進外來的專家﹐我們在當中慢慢的學習成長﹐然後再發展。

今天我們鼓勵有財力的和有文化才華的人才一起合作﹐可以考慮相同模式。多媒體超級走廊似乎也是同樣的構思﹐。比如﹐自由工業區的獎勵辦法﹐政府也可以考慮提供協助文化產業發展。

我們討論了下列各項可以考慮的激勵方法﹕

1。宣佈成立自由文化區﹐強調文化產業的重要性。

2。提供業者優惠稅務﹕如十年免稅。

3。鼓勵銀行提供在融資上的便利﹕如低利息貸款。

4。開放各個領域給專業文藝人才﹐讓投資者的進入﹐鼓勵外國參與。在白花齊﹐及互相交流競爭

   下﹐才可能產生有震撼性的作品。

5。提供種子資金給有志于文化創業的年輕人。

6。提供一系列的文化產業﹐經營﹐行銷﹐包裝管理課程﹐讓文化事業者以企業手法經營文化產業

7。培育藝術家﹐鼓勵大企業投資文化產業。

 

文化旅遊帶動文化產業﹖ ()

地理學家’ 先探路

史﹕我們位於雞場街角落的這家老店﹐是個獨特的舊荷蘭式建築風味的老店。自從你來馬六甲鼓勵我們﹐增加文化產業的附加價值﹐我們開始著手整修這家老店。出發點單純﹐一般上﹐這一條街上的商家到傍晚四五點後﹐大部份的店都大洋了。旅客們沒有一個地方可以落腳﹐我們想解決這個問題﹐同時也希望帶動老店復興’ 的現象。

曾﹕地理學家咖啡館的設計﹐是東西方文化合併﹐現在傳統交融。屋頂上的橫梁﹐都是原有的﹐而且會發現斧頭砍木的痕跡。我們保留整個建築物的原有櫃架設計外形﹐因為這建築物本身就應該是一座藝術品。在色彩上﹐是鮮明對照。今天還得了馬來西亞建築協會( PAM)

的善用色彩獎﹐因為室內的設計呈現非常鮮明的畫面﹐所以香港電影<夏日麼麼>﹐就借用我們的地方來拍攝。豐田的廣告也在我們樓下拍。

史﹕在餐飲方面﹐我們推出輕便健康的飲食﹐不賣紅肉。我們的椰漿飯具有本地特色﹐用糙米飯﹐有機蔬菜﹐花生是煮熟的﹐江魚仔不用油﹐在微波爐烤脆﹐最現代烹調方法。

馮﹕或者說也是古老傳統的食用方法。

曾﹕這裡有兩臺電腦﹐提供旅客網路便利。我們也利用互聯網促銷﹐很多的活動﹐消費都通過網頁向外公佈。

馮﹕你們所講的都是硬體的設備﹐那在精神面貌上﹐這家老店又怎麼呈現這個地方的特色﹖

曾﹕首先﹐從我們這裡看出去﹐街道就是一個活生生的歷史博物館。每條街上有不同的商店﹐房子則象征一個過去的年代。舉個例子﹐在這邊的古董店﹐可以買到手縫的拖鞋。很多的小店會給你許多的驚喜﹐鼓動瓦器、首飾、工藝品﹐還有精緻的古董家具等等。

在店裡﹐我們全天播放來自世界各地的音樂﹐現在播的是巴西的民歌。各國風味的音樂﹐大部份是我個人在各地旅遊時收集的。牆上掛的也是我的收藏品。包括古老的東南亞、舊古老的馬六甲地圖、北京紫禁城、台灣、巴黎等等﹐都是說不完的歷史。這裡曾經來過一個真正的地理學家客人﹐他也很震撼這裡的特色。

馮﹕問一個現實的問題﹐賺錢嗎﹖

曾﹕現在是可以平衡的。

馮﹕經營上面對什麼問題﹖

曾﹕人手與人才是最大的問題。我們以前的經理到街上另一端開同樣的店去了。大概算是我們對這條街道的貢獻吧!另外﹐我們希望能夠擁有更大的空間。政府條例蠻多的﹐不利于發展。比如說遊人興致高時要上臺唱歌﹐法律是不允許的。另外﹐我們也不可以聘請外國人。世界上其他同類的咖啡館都常常聘請兼職的學生或者自助旅行的年輕人﹐如香港的蘭桂坊。另外﹐鼓掌難鳴﹐這條街現在需要的是更多文化產業店鋪參與﹐形成一個群體。

史﹕其實馬六甲王朝最豐盛的時代﹐我們這個地區是很開放的。據說﹐當時有超過八十多種國籍的人﹐聚集在這裡。

馮﹕我知道州政府正著手主持一個街坊委員會。可能這是一個你們可以達到自治的管道。我想要注意的可能是﹐委員會的成員應該是對文化事業有興趣﹐有專長。讓年輕人參與﹐而不是以身份地位去評選。

 

文化旅遊帶動文化產業﹖  ( )

文化旅遊--真是文俗或偽裝討好﹖

最有價值的文化是人民真實生活中的一部分。德國哥廷跟大學民俗學博士陳雲﹐在明報週刊一篇<旅遊陷落了﹐文化來救牘﹖>文章中指出﹕最大的困難也許是知識界和民間的創造力沒有喚醒過來。她說﹕文化旅遊看似小事﹐但如果真的做起來﹐將牽涉社區意識﹐這就進入了深度現代化的大問題。

陳雲博士提供的觀點和例子值得我們的參考和深思﹐舉例如下﹕--九十年代﹐文化旅遊正式進入全球化發展策略議程。1996年﹐世界旅遊組織( World  Tourism Organization) 與聯合國的教科文組織( Unesco)正式確認旅遊業的可持續發展與文化的關係﹐簽訂了可持續發展的旅遊業的協定。1998年教科文組織的世界文化報告的主題是文化、創造力的市場。

--世界銀行自90年代中期開始﹐考慮發放貸款只看經濟資源和經濟穩定的硬方法﹐而增加了顧及文化環境的軟方法﹐考慮當地的文化資源﹐如文物保護﹐教育水準。社會歸屬感﹐文化教養等。

--文化資本有助社會穩定﹐階級和諧及公民的創造力﹐文化議程可以聯合社會各方面的利益﹐是一個具備成本效益的多功能的經濟發展工具。影響所及﹐外資在選擇時﹐也開始考慮文化和生態環境。

--發展文化旅遊和其他文化議程最大的困難﹐是知識界和市民的文化創造力﹐沒有喚醒過來。在實際操作方面﹐文化人不願意商業化﹐經濟人覺得文化人沒前途﹐而政府方面常常夾在中間﹐要三方面協調起來並不容易。

--在亞洲很多國家﹐由于缺乏高素質的知識和創意的投入﹐目前許多的文化建設走最容易的路﹐那就是抄襲外國或者直接引入外國通俗的文化﹐像迪士尼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根本違反了文化旅遊注重緊密的地方特色和風土人情的思維。

--在香港﹐“”盤菜是把豬肉和雞鴨肉和鹹菜豆腐層層放在木盆裡﹐在祭禮後﹐大伙用筷子夾來吃的農家粗食。如果推行得當﹐可以成為一個民俗食品﹐但缺乏文化想象力的鄉村食店和茶樓﹐走不出奢迻化的路﹐今日的盤菜的用料有鮑魚翅-----文化內容變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