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高山>>

 

曾昭明

 

現實生活中的流水高山

 

智者樂水,仁者樂山。「論語」如是說。

縱觀地理,古城馬六甲面海背山,又坐擁聞名世界的馬六甲河,應該是地靈人傑的搖籃。

古城馬六甲的市民,如果能樂水又樂山,必然都是智者、仁者。

天、地、人,在「易經」裡喻為「三才」,人類怎么能夠與大自然脫節、不作互動?

水從液体、氣体、固体的轉化,觀其變,再深刻的体會,就能使人們珍惜大自然的生生息息、循環流變。

人類,畢竟是屬於大自然的一份子,如果能對水有所認識,對它在我們自然環境生活中所產生的變化、還有它的運動,而時時刻刻能有深刻体會暸解的,其人性則會時常呈現自然性的表達,當然瞭解大自然與人類的互動規律。故必然樂水。常作此思考之,當是智者。

古城馬六甲的市民,焉能不關心馬六甲河的發展 ?  焉能不關心馬六甲海峽被污染的問題?我們讓孩子們遊戲的沙灘何時已經失去了蹤影 ?

當人們經常爬山,有機會接近高山,不難發覺,山岳如大地之母,如如不動、默默地、仁厚地為人類萬物提供各種生機、成為人類與萬物生命力的根本泉源。高山仰止,人類在大山之前不會狂妄,故也必然是樂山者。若能經常與大山相處,其品格自然寬厚堅實如山。當是仁者。

然而古城馬六甲的大部份市民,少有關心地理歷史,鮮作考古研究、翻查資料,也不愛回顧市內少之又少,在過去是極其珍貴美麗的「小山丘」;平日經過時很少望它一眼,也不去想一想,大自然的孕育之母就在我們的身邊;偶爾有心人要將之廢之嵼平之,才多看它一眼,說要團結起來保護它。看來還是仁心不足,於是乎,酒店旅館、現代化商場、超級霸市、車水馬龍,已把市內唯一美麗可以望山望海的綠色山丘,淹沒在鋼骨水泥的現代化建築群中。

在馬六甲河邊不遠的地理學家咖啡館二樓,收藏了一張很奇怪的照片,照片框裡呈現的是一本古書,古書上寫著的是密密麻麻、即使是中國人也看不懂的中國楷書。經過考古一番,原來那是春秋戰國時代的琴譜,琴譜所紀碌的是流傳千古的古琴名曲「高山流水」。

許多人都聽過「高山流水」此一名曲,它也記載了一段動人的故事。

据說在先秦時代,伯牙在荒山野地即興彈琴,樵夫鍾子期路過聽聞,立刻能領會這就是描繪「蘶蘶乎志在高山」和「洋洋乎志在流水」。

伯牙知道了吃驚地說道「善哉,子之心與吾心同。」

子期死了之後,伯牙痛失知音。斷琴之後,從此絕弦不再彈琴。

這便是著名「伯牙斷琴」的故事。

古城馬六甲應該也隱藏著許多動人的史事,大家都應該努力地把它們發掘出來;只有動人的史事與人物,才能在古跡區抵擋浮華膚淺的現代化鋼骨水泥。

善哉,善哉,子之心能與吾心同 ?